• <table id="19kva"><strike id="19kva"></strike></table>
    1. <object id="19kva"></object>

      1. 首頁 > 沂蒙藝術 > 戲劇小品

        柳琴戲藝術名家張金蘭和張氏一派柳琴戲的六大特點(圖文)

        admin 戲劇小品 2023-09-17 19:52:19
        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
        張金蘭(資料圖)

        柳琴戲藝術名家張金蘭和張氏一派柳琴戲的六大特點

        文/趙細溪

        前言:驚聞柳琴戲苑長青樹,張金蘭先生駕鶴西去,甚是難過。

               這位以唱腔為筆,方言為墨,書寫著柳琴戲發展史的“名角兒”,在演遍了人間悲喜后,悄然轉身,只為我們留下了一派婉轉華麗、蕩氣回腸的張派唱腔,在沂蒙大地上,余音繞梁,經久不散。

               禪師說,緣深則聚,緣淺則分??梢哉f,我與張金蘭先生的緣分,不淺。

              2015年年底,由臨沂大學王秀庭教授申報的“柳琴戲藝術名家張金蘭評傳”立項,我有幸參與課題組,并承擔起了采訪、調研與撰寫第一稿的工作。

              在采訪過程中,我與張金蘭先生相談甚歡,甚是投緣。如今,與先生永訣,整理出這些文字,算是做最后的送別吧……

        張氏一派柳琴戲的六種特點

               讀者朋友們大家好,上一期我們聊了張金蘭先生的從藝經歷,以及對柳琴戲藝術發展的巨大貢獻,這一期,我們就再聊一聊:張氏一派柳琴戲的六大特點:

              其一,得天獨厚的嗓音條件,以及演出時強大的情感爆發力。

              張金蘭先生先天優越的嗓音條件,讓她在演出時占足了先機。她的嗓音具有金屬質感,聽上去宛若上好的瓷器發生了碰撞,非常干凈、清脆和悠遠。

             高音區,有直沖云霄的力度,低音區,卻又異常的柔和純凈。這種音質,與柳琴戲伴奏的月琴發聲相吻合,兩種音質純凈、清脆悅耳的聲音,相輔相成,有效的形成了金聲玉振、鸞鳳和鳴的良好效果。

            眾所周知,柳琴戲演唱的精髓,在于其拖腔部分,特別是女腔上行大跳小七度的拖腔,旋律高亢、優美,還帶有一定的躍動性,這也是柳琴戲前期被奉為“拉魂腔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     對于藝人來說,能否演唱好這一極富特色的拖腔,是關系到柳琴戲表演藝術成敗的重要一環。事實上,上行七度的翻高拉音,以一般女演員的嗓音條件,是很難自如把握的,大部分只能借助小嗓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假聲。

             張金蘭則不同,其先天具備“金玉之聲”,能輕松自然的用真嗓完成,并且,她從未在舞臺上“倒過嗓”。當然,除了嗓音天賦,自幼就參與的、不間斷的民間演出,也為其好嗓音的錘煉和打造,創造了一個基礎。

             幼年從藝,培養出了張金蘭豐富的想象力。這種豐富的想象力,形成了其演出時入戲快,情感爆發力強的特點。這也是張金蘭至情至圣的演出,為什么總能深深的震撼和感染者觀眾,讓人為之著迷。

             這樣的藝術特點,用張金蘭先生的話說,就是:“唱苦戲,你就得叫人哭,唱喜劇,你就得叫人笑啊。”

             其二,爐火純青的演唱技巧。張金蘭的柳琴戲聲腔藝術,既有聲的脆、甜,又不失腔韻的婉轉、華麗。在發聲技巧上,其科學地運用發聲時聲帶運動的規律,以情帶氣,以氣帶聲,腔從字音,字中行腔,有效地統一了用氣與發聲,發聲與吐字,行腔與抒情之間矛盾,造就了其聲音不僅有“清、脆、響”,還有“巧、俏、翹”的藝術特點,聽上去,既流利順暢又親切自然。

            在唱腔處理上,張金蘭講究頓挫和節奏變化,只是這種多變的節奏若是處理不好,很容易就變成了上氣不接下氣的斷斷續續。張金蘭巧妙的借助了自身的音域寬厚、音色澄清等先天嗓音優勢,在行腔上一波三折,卻又能恰到好處的做到珠圓玉潤,在輕重緩急奔波不定的同時,更能做到收放自如,她抑揚頓挫、一氣呵成的聲腔藝術,緊“貼”民“聲”,特別是“翹”起來的尾腔,干凈利索,高聳入云。

            哭腔,也是張氏唱腔的一大特色,張金蘭先生仿效加工了魯南地區婦女哭喪的特點。在演唱中,“以情帶氣,以氣帶聲”,用“拖”、“頓”、“嘆”方式,來渲染悲傷的情感,引發聽眾共鳴。

             如果您有興趣,可以點開下面的音頻,一起聽聽張金蘭先生演唱的“秦香蓮”片段,感受一下我們本土柳琴戲名角,為我們帶給的強烈藝術震撼力。說實話,這種震撼與感染力,已經很難找尋了。

        而在表達細膩情感的“小腔彎兒”上,她則根據自己的嗓音條件,合理變換花腔曲調;同時,在唱腔中,巧妙加入一些必要的虛詞和襯字,使唱腔更加細膩、滑潤,起到了“拉人魂魄”的藝術感染力。

             例如行腔中的巧調兒,就是根據沂蒙山區婦女說話時,拖帶的尾音弧度加工而成。這種多用在句尾處的效果,猶如北京地區姑娘們撒嬌時帶的“兒”字尾音。這一點,在王二英思夫的唱段中,可以清晰的感覺出來。張先生惟妙惟肖的演唱,幽默風趣的方言唱詞,生動鮮活,常常讓人忍禁不住的會心一笑。只要你入心的聽上一段,就不能不為之沉醉、動容。

             再如,拉魂腔中有一種特殊的曲調,叫做“葉里藏花”。演唱時腔中裹詞、以腔帶詞、詞隨腔行,多用于表現小旦羞澀的情緒,曲調非常優美。張金蘭演唱此曲調時,格外強調重音和滑音的處理,并以巧妙停頓營造出時斷時續、若有若無的美妙意境。

             可以說,她將閨門女含蓄而優雅的情緒刻畫的入木三分,極為出彩。用張先生自己的話說就是:“唱葉里藏花你得有巧,不能唱的很直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這一點,在下面音頻“花腔:葉里藏花”的小唱段中,有淋漓盡致的展示,如有興趣,您可以點開欣賞感受一下

          其三,“說”“唱”結合。張金蘭先生的柳琴戲藝術表演,注重“說”與“唱”的內在關系與表現力。

              明代著名戲劇家魏良輔在《曲律》中認為“字清為一絕,腔純為二絕,板正為三絕”。我們可以理解為聲音之美,源于歌詞的清晰表達,而字腔,則需要相輔相成。也就是說,字為腔之質,腔為字之文。

              張金蘭注重依字行腔,字正腔圓,她的行腔方式完全符合中國漢字的字韻規律。在咬字方面,要求字開頭要有噴口,字腹必須圓潤,字尾一定要歸韻正確而且干凈利落。張氏一派柳琴戲演唱在吐字咬字方面,更加注意念白與方言的結合,行腔則注重淳樸與鄉土。

             她在表現情緒激動的唱段中,大量使用快速的垛板形式,形成說中有唱、唱中有說、似說非說、似唱非唱的演唱特色,使人聽來象是在念誦,卻又具有腔韻的優美與律動;真正做到了“字清、音美、韻律動人”,從而牢牢抓住了觀眾的心理,取得了步步緊逼、一氣呵成、感人至深的藝術表現效果。

             聽其戲,可不用看字幕,便清晰入耳,字字可辨。

             對此,群眾給出了這樣的評價:“張金蘭的柳琴戲唱腔韻味濃,字正腔圓,吐詞清楚,垛板趕詞,句句入耳。”

             這種表演風格特色的形成,同樣得益于張金蘭先生青少年時期頻繁演出,練就的扎實基本功。如果唱戲基本功不扎實,就會造成行腔吐詞中的“字包音”或是“音字打混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正如張金蘭先生所說:“戲全是靠熏出來的,記住了唱詞就仔細琢磨,懂得了意思就可以自由發揮。因而在演唱時,我就比較注意先吐詞,后使調門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其四,表演時的走心重情。張金蘭先生在柳琴戲表演中,強調走心,她非常重視對感情走向的細膩刻畫。對于戲中人物的喜怒哀樂,在表演中傾注了真實的情感。張先生真正做到了在唱的過程中,傳達思想、交流感情、表現情緒、描述情景。

              事實上,再優秀的嗓音,再動聽的演唱,如果缺少了真實而飽滿的情感,就如同彩虹失去了七色,也就沒有了吸引人的魅力與美感。張金蘭先生的柳琴戲演唱,情、聲、字、腔相映生輝,可以稱之為“字正腔圓、聲情并茂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古人曰“樂之框、格在曲,而色澤在唱”。也就是說,樂譜只寫出曲調的框架,演唱者在演唱時,要對骨干音調(diao)進行潤色,我們稱之為“潤腔”。“‘潤腔’不僅是表達情性的,還有一定的技巧性,它是以情為中心,以各種潤腔手法潤飾,彌補曲調表達情感之不足,調整字與曲的矛盾,刻畫性格及意境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張金蘭的柳琴戲表演,深刻挖掘作品人物內在的喜、怒、哀、樂,恰到好處的掌握了情感表現的分寸。在整體和諧的基調上,運用各種腔韻處理的技巧手法,自小細節處進行細致的雕琢、精確的把握,力求將唱腔融入劇情。

              確切的說,她不是在音量音域方面追求極致,相反是在和諧的音量音域中,講求“韻味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在演唱過程中,張金蘭先生非常注重情緒與字、腔的融合。情緒激動處,咬字吐詞輕快敏捷;雄壯時,咬字吐詞結實有力、莊重氣派;拖長曲調時,咬字吐詞圓滑連貫;抒情時,咬字吐詞柔美和諧;慷慨激昂時,咬字吐詞遒(qiu)勁有力。

             對劇中人物,張金蘭先生進行了張弛有度、斷連得心、強弱虛實、快慢交錯等手段做了個性化處理,其在虛虛實實中,展現出的強烈情緒與情感,引發共情,給了觀者回味無窮的遐想空間。

             說到底,還是張先生在柳琴戲自由性的基礎上,自由發揮帶來的獨一無二的特色。正如她自己所強調的:“我和他們唱的不一樣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是的,這里所謂的“不一樣”,是張金蘭用盡了心血在演唱,她將自己化為作品中人,用真情實感去體現人物情感,以真情打動聽眾、增強作品的藝術感染力,并點燃了觀眾情感的火花,震撼了戲迷們的心靈。最終,塑造出了“余音繞梁三日不絕”的“張氏”柳琴戲聲腔藝術。

              其以含情之聲,塑腔成韻,賦予了地方戲曲無窮的魅力與韻味,達到了柳琴戲藝術表演的最高境界。

              這就是同樣為柳琴戲表演,為什么張金蘭演唱出來字聲流動,韻味十足,而有的表演卻枯燥干癟,毫無特色的原因。而這種震撼的演出效果之秘訣,就是張金蘭先生所說的:“表演要對人物傾注全部感情,手、眼、身、法要密切配合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其五,方言的土特性。這是張金蘭的柳琴戲表演藝術,比較凸顯的一個特點。她以語言的土特性,增加了演唱的親切感,增加了幽默詼諧的特色,這也是吸引戲迷的一大特點。

              很顯然,真正能體現出這一特點的,就是張金蘭很多經典唱段中的腔調和道白的口語化、大眾化、地方化。原汁原味的方言唱詞,原本就帶著躍動的詼諧風趣,這樣的穿插表演可以“以一敵十”的將市井鄉野的百姓生活,刻畫的栩栩如生。

              張金蘭在幾十年的藝術實踐中,不僅把唱腔、念白與地方語言緊密地揉合為一體,而且還把表現內容、表演風格與當地人們的欣賞趣味、生活習俗了結合起來,進而使自己的演唱在通俗樸實、生動形象的基礎上,增加了風趣幽默的可看性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就像在《王二英思夫》里的這句“到廚房和好了一塊面,往外看來了俺二哥知心的郎,我這里意了無征啊……”這里的“意了無征”,就是標準的沂蒙方言,意同“恍恍惚惚”的意思;再如“我奄奄顫顫病在了床,我一步也不超半磚地,兩步還在磚當央,(哎)未行動,這把扶著墻啊,肝乎打的我是腸子想啊……”中的“奄奄顫顫”意同“病病怏怏”,“肝乎打的我是腸子想”意同“相思入骨”等等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唱詞的“口語化”,使張金蘭的演唱變成了在戲迷耳邊的親切訴說,聽著沒有距離感,親切自然又美不勝收,使觀眾對她演唱的柳琴戲“不聽不能解其味,聽后方覺余音繚繞,經久不散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在這里,我強烈推薦大家點開以下音頻去聽一聽“王二英思夫”,只要你是沂蒙人,就絕對能被感染到,真是的是極富感染力。

            其六,以唱詞凸顯出來的濃郁生活氛圍。張金蘭先生演唱的柳琴戲經典唱段,常常是“土”腔“土”語,白描似的當代沂蒙地區的生活場景,也是吸引戲迷觀眾的靚點之一。

             作為地方戲,張金蘭面對的觀眾群體,基本在魯南地區。戲中的“土味”,能拉近她與觀眾之間的距離。張先生以細致入微的觀察能力,以及“生動、形象、直白且幽默”的方言魅力,在戲中進行了白描似的生活場景再現。表演期間,她不但展現了老百姓的生活,也以柳琴戲表演藝術的手法,升華了老白皙的生活。

              如在《喝面葉》里的唱詞描述:“到了清早,我還得下湖去鋤地,到晌午我還得給驢把草割。我是又洗衣服(呀)又做飯。到晚來,還得在月亮下面紡棉花……我還替南院的大娘做了一條褲,又教會幾個大姐扣花棵。”該唱段中所描述的“下湖去鋤地”“給驢把草割”“洗衣服做飯”、“替南院的大娘做褲”、“教會大姐扣花棵”等場景,描述的都是當地農家婦女一天的生活經歷,真實自然、樸實生動,其中的拖腔襯字,除了在演唱中增加鄉土性的親切感之外,還起到了襯托和強化人物喜怒哀樂的作用。

              再如《王二英思夫》中的這一段描述:“那公雞含著一個蜀黍穗啊,牠是嘰嘰咕咕的喚母雞,公雞就在啊頭里跑,那母雞后面緊跟著,倒把公雞趕急了,(?。┠莻€公雞,牠二翅一鵬撲撲楞楞的飛到屋脊上,公雞飛到屋頂上,往下看,閃的母雞還愣愣的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 這種被用聲腔藝術化了的生活場景,幾乎在每個農家院都發生過。這種在演唱中的描述,令觀眾在戲里看到了自己的生活,親切感自然會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又如“到廚房和好了一塊面,往外看來了俺二哥知心的郎,我這里意了無征,摸一把(呀?。?,我的親娘啊,我把那鍋貼子糊在那是門框上(吆唉唉)。我的娘一見心生氣,她把我拿把鎖鎖在高樓上(啊唉唉)……”再如“到廚房(是)刷刷大鍋添上了水啊,這小鍋熬菜餾饃饃,把菜熬有好幾碗,饃饃餾有二十多。我把菜飯來辦好,慌忙我就往托盤上擱。”,這段唱詞中“鍋貼子糊在門框上”、“大鍋添水,小鍋熬菜餾饃饃”等這些細致入微的生活畫面描述,都是咱們老百姓耳熟能詳、每天都要過一遍極普通的生活場景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張金蘭就是這樣,以腔做筆,方言為墨,巧妙的將沂蒙獨有的生活特色,融與柳琴戲的藝術創造,拔高了來自民間卻又高于民間的鄉音魅力,讓人民群眾從她的表演中,獲得共鳴,感受到鄉土到藝術的神奇蛻變之美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可以說,她的柳琴戲中,包含著沂蒙地區的方言特色、語言風格、民風民俗民情,以及生活場景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張金蘭先生的柳琴戲,也可以稱之為“沂蒙民間文化的圖騰”,特別是在普通話普及、方言逐漸退出歷史舞臺的發展趨勢下,這些寶貴的柳琴戲遺產,已經不僅僅是表演藝術品,更是具有收藏價值的地方歷史文化研究的“化石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 最后,套用細溪微信公眾號文章“柳琴戲苑長青樹張金蘭先生小傳”下面斌先生的留言:

        一代宗師,梨園永著金蘭韻;

        千秋遺聲,大地唱響拉魂腔。

               穿越時空會流年,流水板中,年輕的張金蘭先生,沐浴著暖洋洋的春風,輕甩水袖妙開嗓,珠圓玉潤的柳琴戲唱腔,自此,響徹沂蒙大地……

        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unxfly.com/ymys/xijuxiaopin/2023-09-17/8082.html

        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           
        驗證碼:
        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評論底部廣告位

        沂蒙網

        http://www.runxfly.com/

        | 魯ICP備12020231號

        Powered By 沂蒙網

       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

        97人妻免费视频播放,亚洲 欧美 自拍 一区,国产美女久久久久久久久久,一本大道香蕉青青久久

      2. <table id="19kva"><strike id="19kva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1. <object id="19kva"></object>